演譯惑的故事 紅線串起東西方

null

( 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 )

不到現場,怎麼都無法想像,昨天一位年逾六十的華人民間樂手如何用胡蘆絲與一批西方即興現代舞蹈家,在天橋上用一根紅線來演繹「惑」的故事。

先由紅絲綢登場,然後由面化為線,一根根紅線隨著身體舞動而在天橋上縱橫交錯。因為是初次排練,記者便成了現場唯一的觀眾,也就可以舉著相機,和舞者一起,隨著笛聲的韻律和節拍,在天橋上旁若無人的仰臥翻滾,同時隨心所欲的按下快門。

蔚藍的天幕,濾去了雜亂的背景,東方遠古的器樂與西方即興的舞步在天橋上相遇,笛聲和舞姿顯得如此單純。初夏陽光把細細的紅線勾勒得纖毫畢現,隨風飄舞,楚楚動人。

至於東方民樂與西方現代舞如何演繹「惑」,坦白說我始終品嘗不出味道,但兩種似乎風馬牛不相及的元素,因為一根紅線聯繫到了一起,讓我聯想到人生際遇、悲歡離合,是否在冥冥中有主宰,在命運面前是抗爭還是順應?該上哪趟車走哪條路?……。

寂寞的人行天橋上彌漫著悠長的笛聲,似乎來自天籟,張馳間,紅線似乎在努力向舞者和觀眾揭示生命的秘密。

為劉北立的裝置藝術展開幕而在三藩